本网总编休假,5月31日恢复运行。请大家见谅!

孫大勇:為明天而設計(一)

评论天下 33℃ 0评论

生命是從自然中來的,生命本身離不開自然,所以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和自然有關的設計故事和設計方法.從衛星地圖能看到,從1978年到2012年,大概30年時間我們的地球失去了將近70%的綠色。我們每個人很擔心未來的地球會怎麼樣?我們未來的環境會怎麼樣?

擺在我們面前有兩種不同的生活方式,一種是EGO的生活方式,人是萬物的主宰,人類為了滿足自身的需要可以不計後果的消耗資源,以一種不可逆的方式佔有有限的生存空間。而另外一種ECO的生活方式是尊重所有的生命體,人與自然以一種循環的方式共生在一起。所有的生命體平等的享有自然資源。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去反思我們應該選擇什麼樣的生活方式?立場決定選擇,選擇決定命運。如果我們選擇EGO的生活方式繼續下去的話,未來的地球就沒有足夠的資源供給我們子孫後代了。作為建築師,我們更有責任重新思考我們做的每一個選擇。

生態價值觀是我一直秉持的設計觀,創造一個節約、健康、秩序和博愛的明天應該不僅僅是建築師的夢想,也應該是每個人的夢想。因為建築師擁有著造物主賦予我們的權利,我們為同伴們創造承載著愛的生存環境,同時重塑著地球的風貌,任重而道遠。所以當我們面對眾多的設計方案時,如何去選擇出那個最接近我們理想的生存環境的方案時,我們的選擇標準和依據是什麼?我想結合我們自己的設計案例和大家分享以下十個我自己的生態設計原則:

一、最大化的利用有限的空間

據聯合國統計,目前世界上的人口數量已經達到76億,預計到2050年,世界人口總量將達到99億。在有限的空間中如何能夠滿足人口增長帶來的居住空間問題將是未來人類要面對的巨大課題。今天人們都追求房子越大越好,但你有沒有想過,資源的總量是有限的。當你佔有的空間多了的時候,別人可用的空間就少了。所以如何高效利用空間,在有限的空間裡如何創造更多的可能性是建築師要思考的一個空間命題。

我們2017年和MINI中國和作了一個項目,“探索如何最大化的利用空間,同時讓空間具有最大化的適應性”是這個項目追求的目標,我們選擇3米×3米的模塊作為單元,希望在這樣的有限的狹小的空間中,能為年輕人創造出更豐富的使用方式,我們設定了三個不同的角色:舞蹈家、建築師、攝影師,他們各自擁有自己的居住單元,而居住單元外面是可以共享的起居室、餐廳、工作區和書房。空間中的家具和建築也被整合在一起。我們希望在最小的空間裡創造了最大的可能。儘管屬於每個人的私人空間是有限的,但是它們共享的空間在滿足生活品質的同時也為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創造了機會。

為了考慮這個建築在環境中適應性,我們採用了一種可以方便運輸和靈活組合的模塊式結構。每個模塊單元選擇3米×3米的模塊,由於卡車的運輸尺寸限制,3米的模塊是放不下的,我們就把3米分成了1.5米x3米兩部分,工廠做好每個部分,然後運輸到現場組裝,等到展覽結束時還可以重複使用。在實際使用中,每一個單元都可以被搬走和增加,這個建築也可以在任何的環境中搭建組裝。使這棟建築不僅可以靈活的適應不同的個體的需要,同時也最大化的適應不同的環境的需要。讓有限的空間和資源得到最大化的利用。

二、用最容易的結構方式去建造

結構是建築中最重要的部分,不僅反映著材料的屬性,同時也擔負著安全的責任。今天的計算機軟件讓建築師們的想像力得到了盡情的釋放,但是建築是一個物質性非常強的行業。如果僅憑藉電腦屏幕和渲染圖來判斷建築的方案是有些偏激的。與其相反,從材料的屬性入手,根據不同的材料的特點選擇最容易、最合理的結構方式建造,應該會更加的節約和高效。

我們2013年做了一個項目——鴻咖啡,可能今天大家到處都能看到這個案例的影子。首先這個項目的出發點是甲方給我們的時間和預算非常有限,當時我們選擇了建築工地中最常用的螺紋鋼,所有空間分隔都是在工廠預製出來的,然後在現場組裝。我們設計好圖紙後直接發到家具工廠加工,在20天的時間這個框架就被加工好運到了現場,同時我們還設計了一些活動的盒子,可以和框架靈活組裝起來。盒子裡可以放書、燈和綠植。綠植不僅可以淨化室內的空氣,還可以營造一個健康有生氣的室內環境。最後我們用20天的時間完成了設計任務,造價又特別便宜,也控制在甲方預算的範圍之內。簡便易行的結構方式是這個項目得以完成的前提。設計並不是越複雜越好,有時侯用最簡單的方法有時也能取得不錯的效果。 

三、盡量考慮重複使用材料和能源

根據美國的研究學者統計,全世界每秒鐘有200公斤塑料被倒入海洋,而每年人類在海洋裡留下的塑料垃圾高達800萬噸。用生態學的觀點來看,垃圾是放錯了地方的資源。地球上的不可再生資源是十分有限的,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對不可再生資源的依賴和消耗越來越大。同時如何處理垃圾也成了最棘手的問題。佔用耕地、污染海洋或者焚燒污染大氣等傳統的垃圾處理辦法顯然是不可持續的。因此,當我們在設計時應該首先考慮能否重複利用資源,無論是材料還是能源,重複利用都是最必要的。對已有的物品重複使用,或者從開始就考慮好未來的循環使用的可能性都是一種生態的設計思維。

我們2013年做了“可樂卷”這件作品,當時接到委託是用回收的可樂瓶在廣場上做一個藝術裝置,當時大學生志願者們回收了大概2000個左右的可樂瓶。我們考慮如何讓人們重新認識這些生活中司空見慣的瓶子。在空曠的廣場上我們決定做一個夏季遮陽的亭子。在有限的時間和技術條件下,我們決定選用最容易的建造方式,發揮瓶子和瓶蓋之間的咬合力,利用最簡單的鐵絲網做基層,再用瓶蓋之間的螺紋擰在一起固定起來。其實你可以把可樂瓶假想成一塊磚,建築就是一個編織的過程,其實建築就是在考慮用不同的結構方式把材料編織起來,把單一的有局限性的材料單體變成一個可以延展的面,最後圍合成了一個立體的空間。在這件作品中,瓶子和磚發揮的作用是一樣的。

把2000個瓶子編織起來就像是一張紙一樣,最後把它捲起來,就形成了一個拱形的空間起到遮陽的作用。當時在現場搭建的時候,工人師傅也特別容易理解這種關係,在很短的時間就完成了這件作品。這些瓶子回收過來通過這種方式展示之後讓所有參觀者有了一種不同的感受和體驗,還有家長給孩子講解回收利用的理念,這也正是我們希望看到的。包括在瓶子里當時考慮到照明,我們晚上拒絕了用電,而是在瓶子裡放了一些熒光粉,在夜間,整件裝置還能發出微弱的熒光,這也是一道風景。

四、生態美是一種連續的綿延

生態設計的審美和機械審美會有些區別。生態設計的核心是對生命的尊重和讚頌,法國哲學家柏格森說“生命是不斷連續的綿延”,這也是生態設計追求的一種美,生態設計追求的是一種連續性(Continuous)的美,在自然環境中沒有任何東西是孤立存在的,自然萬物都是一個整體,山與穀、雲與海無不有機的聯繫在一起。設計也是如此,現代主義一直追求的是幾何美學和流動空間。空間與形態原本就是一個整體,老子講“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利”與“用”原本就是不可分的一體。流動的空間自然離不開連續的形態,連續性是生命的本質。所以追求連續性也是生態美的追求。

這個理解我們早期在“鴻坤美術館”項目裡得到實踐,當時希望讓藝術回到原始的狀態。大家知道,最早的藝術是從洞穴裡石窟岩畫上演變出來的,我們希望把當代藝術展現在現代的洞穴空間裡,所以用拱券這個符號——拱券本身就是從洞穴演變而來形態,但是我們打破了傳統拱券對稱式的使用方式,而是讓它由上下反复聯繫和翻轉,最後創造了一個連續的流動空間,最後的空間效果也讓使用者感覺比較奇妙。

2016年我們為這個項目做了擴建,新空間與原美術館就一牆之隔,因為空間過於狹小,我們一方面想充分利用地下室的空間,所以在入口位置直接挖了一個大的台階連到地下室,這樣就把比較單調、低矮的地下車庫轉換成一個開放的可以做活動的多功能空間,而且大台階上又可以休息。另外我們希望在語言上延續之前美術館的拱券語言,但空間過於狹小,我們就參考了埃舍爾那種矛盾空間的處理方法,用了四面鏡子,在大台階中間能看到這些鏡子互相反射,讓拱券又形成了連續不斷的視錯覺的效果。考慮到人參觀過程中觀看的欣賞這種藝術效果,所以開了很多圓形的取景的洞。因為正對的雙面鏡子無限反射,所以形成了“無止盡空間”(Endless space),在有限的空間中創造了視覺上連續的綿延。

五、建築與景觀是連續的整體

剛才切入題目時說我們離自然環境越來越遠,所以我們一直希望建築和景觀能夠更密切地結合在一起。有一點我們是共知的既生命離不開自然,建築是聯繫人與自然的紐帶,如果建築不是聯繫二者,而是把人與自然割裂開,那麼未來的場景可以想像的便是沒有生命存在。所以如何能夠拉近人與自然的距離也是生態建築的目標。無論是精神層面的聯繫還是物理層面的聯繫,生態建築都有責任去建立這樣的聯繫,提醒和呵護生命不忘出處。

我們2013年做的一個項目“中華紫薇園廣場”是在環境特別美的湖北省襄陽市,它是一個城鄉結合部的位置,右手邊就是一片自然環境,因為它是亞洲最大的紫薇花苗圃基地,左側是不斷發展的城市,城市不斷侵蝕著農村。所以我們希望在這中間用設計建立一種紐帶,一種藝術上、視覺上的紐帶,把城市和自然環境有機聯繫起來。

一共大概用了475根立柱,為了呼應裡面的紫薇花,我們用了這樣一種電鍍的粉色表面,在陽光下它可以向花粉一樣有細微的光線變化,高度在2米到12米不等,它的直徑也是因為高度不同而有變化。如果從空中立體來看,它就像是一個放大的紫薇花,從側邊看的時候它跟整個後面的山體背景是遙相呼應的。這是一種藝術化的建築與自然的聯繫。

另外一種最建築與景觀真實的聯繫在一起,植物在我們生活中是不可缺少的,我們呼吸的氧氣、吃的蔬菜都來自於植物。所以我們一直努力在建築中最大化的引入綠色植物,這是我們在印度做的一個建築方案,我們希望能夠把地面上的綠色一直延伸到建築的立面,讓景觀能夠最近距離地到達窗前。我們利用綠色植物創造了一個過渡空間,在有的地方它又可以是窗前風景,在有些地方它又可以是兩個空間分隔的建築元素,因為植物本身俱有除塵降噪的功能,所以植物在都市裡也可以為高層建築創造一個安靜和健康的生活環境。

為了節約成本、快速建造和重複利用,整個建築用了很多標準化的設計方法,基本上這些構建都是在工廠預製,現場組裝而成。使其成為一棟健康友好的未來生態住宅。

在該項目的二期時,我們利用陽台很有限的空間,繼續延續了一期的風格,增加了綠色種植的區域,而且這些綠色不需要大量維護和養護成本,它可以是我們每天吃的蔬菜,用戶自己就可以打理。在小區下面的景觀也做了連續性設計,延續了植物的語言,使整個場地景觀和建築有機的融合成一個整體。

未完待續!


孫大勇

penda/槃達建築事務所創始合夥人   中國辦公室總負責人及主創建築師

中國80後著名青年建築師。師從於著名生態學專家戎安教授,並以優秀研究生第一名成績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建築學院。曾工作於著名德國建築事務所Graft北京和柏林辦公室近十年,參與並主持多個知名項目。2013年與合夥人Chris Precht創立penda/槃達建築事務所。秉持“仿生營造”的生態設計理念,以創造節約、健康和有序的生態未來為設計理想。2015年孫大勇榮獲“金堂獎”中國年度新銳設計師獎,2016年入選中國室內設計新勢力榜全國榜和北京榜。2015和2017年兩次入選《安邸AD》雜誌的最有影響力的中國設計師AD100榜單。

獲獎:

2017年penda入選《安邸AD》雜誌的最有影響力的中國設計師AD100榜單

2016年入選中國室內設計新勢力榜全國榜和北京榜

2016年“Dezeezn Hotlist” 槃達獲得世界建築事務所排行榜第37名,中國建築事務所第三名。

2016年penda榮獲美國A+獎國際年度新銳設計事務所獎

2016年万科同樂彙和榮獲意大利A’設計獎的金獎

2016年節節攀升生態未來建築裝置榮獲意大利A’設計獎銀獎

2015年孫大勇榮獲中國設計星華北II區十強

2015年penda入選《安邸AD》雜誌的最有影響力的中國設計師AD100榜單

2015年雪宅榮獲美國A+獎的“最佳居住空間室內設計獎”

2015年節節攀升生態未來建築裝置榮獲北京設計週綠色環保獎

2015年万科同樂會項目榮獲“金堂獎”年度最佳休閒娛樂空間設計獎

2015年鴻咖啡項目榮獲“金堂獎”年度最佳餐飲空間設計獎

2015年孫大勇榮獲“金堂獎”中國年度新銳設計師獎

2014年鴻坤美術館榮獲中國上海“金外灘獎”最佳公共空間獎

2012年孫大勇獲中央美術學院建築學院優秀畢業設計一等獎

參加展覽:

2016年山水城市重構烏托邦建築展,上海喜馬拉雅美術館

2016年米蘭家具展——行走的盒子,意大利米蘭

2015年深港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深圳

2015年北京國際設計週——節節攀升生態裝置展,北京751

2015年10×100—UED十年百名建築師展,北京中華世紀壇

2015年建築中國1000,北京798

2014年“造——建築”中國2014展,法國里昂

2013年大學生高校優秀畢業生作品展——可樂卷藝術裝置展,北京亦莊

2012年AIT國際青年建築師創作交流展,意大利那不勒斯

2012年“千里之行”央美優秀建築畢業作品展,北京中央美院美術館

聯繫方式

北京:北京市東城區納福胡同13號

網址:www.home-of-penda.com

聯繫:18610686452

郵箱:dayong@home-of-penda.com

转载请注明:美国海外电视网 usocctn.com » 孫大勇:為明天而設計(一)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