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总编休假,5月31日恢复运行。请大家见谅!

廣西頻發煤氣中毒事件上百人死亡 /中國煤改氣政策導致居民供暖危機 

时事新闻 27℃ 0评论

儲百亮

居民家中一個燒煤的爐灶。
居民家中一個燒煤的爐灶。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北京——官方新聞媒體援引政府機構的消息稱,中國南方的一個地區接二連三發生煤氣中毒事件,今年已造成至少104人死亡,另有數百人入院治療。媒體將其歸咎於通風不良或熱水器和灶具有問題。在燃燒天然氣、煤炭和另一些化石燃料時產生的副產品——一氧化碳造成多人死亡後,廣西政府宣布開展安全行動。據中國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報導,在上週三天內就有22人死於一氧化碳中毒。廣西的新聞報導稱,多數情況下死亡似乎是使用燒天然氣的熱水器或爐子造成的。它們要么質量低劣,要么安裝不當,導致一氧化碳得以在房間裡積聚到致人窒息的水平。衛生和應急反應機構說,很多受害者是兒童或老人。一氧化碳是無味氣體,除非供應商添加一種警示氣味,提醒用戶發生了一氧化碳洩漏。少量一氧化碳會引起頭痛、頭暈和嘔吐。若大量吸入一氧化碳,受害者可能會暈倒甚至死亡。

在中國,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使用天然氣的熱水器和灶具變得更加普遍,取代了燒煤和柴火的老舊裝置。相關報導稱,浴室裡的熱水器似乎是致死人數最多的。在浴室的狹小空間裡,一氧化碳可迅速積聚。“很多情況下都是醫護人員破門而入,那時已經很晚了,”廣西首府南寧急救醫療中心主任陽世雄對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表示。“每到冬天這方面的報導都非常多,但每年還是這樣,沒有明顯改善。”

報導沒有說今年冬天的死亡率和以前相比情況如何。但廣西的一些醫學專家表示,一氧化碳致人死亡事件反映出越來越多的人使用安裝不當的燃氣加熱器,以及整個廣西的嚴寒持續時間異常的長。他們說,很多民眾打開有問題的熱水器,然後為了保暖而關閉門窗,導致一氧化碳無法擴散。據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稱,美國每年超過400人死於意外的一氧化碳中毒。中國沒有公佈類似的全國情況估計,但這個數字可能遠高於美國。

有關廣西一氧化碳中毒的報導中還舉出了多起全家遭遇一氧化碳中毒的案例。廣西官方新聞機構報導稱,在柳州市,救護車工作人員周三發現一家三口似乎都死於一氧化碳中毒:母親在浴室、父親在臥室門口、女兒躺在床上。在另一個城市,一位父親和兩歲的兒子在淋浴時死亡。官方指責民眾使用劣質的非強排式熱水器。新聞報導稱,儘管相關方面試圖禁用這類熱水器,但它們依然隨處可以買到,尤其是在農民工居住的貧困地區。

儲百亮(Chris Buckley)是《紐約時報》駐京記者。歡迎在Twitter上關注他@ChuBailiang   Zou Mou對本文有研究貢獻。

中國煤改氣政策導致居民供暖危機     STEVEN LEE MYERS

中國喬李鎮一個黑市煤店,附近的臨汾市曾是全球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之一。
中國喬李鎮一個黑市煤店,附近的臨汾市曾是全球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之一。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國喬李——這裡位於中國煤鄉的腹地,村外的景象卻是中國為擺脫煤炭而採取的多項努力的明證。大量老舊的煤爐被扔在一片空地上,它們是最近幾個月被政府下令拆除的,取而代之的是更清潔的天然氣爐。空地四周的磚牆上刷著的標語寫著:“保衛藍天同呼吸,治理霧霾同努力。”長期以來,中國“向污染開戰”和結束無節制地燒煤的承諾備受質疑。而且實際上,中國的煤炭需求在之前三年連續下降後,去年再次攀升。但這片煤爐墓地體現了中國宏大行動,他們要在今年冬天幾乎結束依靠煤炭為家庭和企業供暖,希望治理造成人們淚流不止、喉嚨發癢的污染。中央政府制定了具體的目標,並用罰款和其他懲罰的威脅來支持相關法令。

中國北方山西省臨汾市的一座煤電廠。
中國北方山西省臨汾市的一座煤電廠。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地處中國北方的山西是中國最大的產煤區。這里和另外一些地區發生的事情,表明了政府自上而下強制推行環境保護的力度。在這個人口3700萬的省份,渴望給北京留下好印象的官員大舉行動,以至有時候造成了意想不到的後果。新氣爐安裝之前,許多煤爐已被拆除,導致成千上萬的人無法取暖,人們在今冬的首次寒流比往常更早地到來的時候凍得發抖。接下來,由於這麼多的地區同時一起改用天然氣,對這種新燃料的需求遠遠超過供應,導致價格飆升、供不應求。不過,政府治理空氣污染的努力還是讓北京及其他一些城市因享受了相對更藍的天空而感受到好處,這些城市包括山西省省會太原,它們是政府治理努力的重點。

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治理的影響可能在全球範圍內也能感受到。治理工作是為了實現國家主席習近平讓中國“引導應對氣候變化國際合作”的承諾,隨著特朗普總統領導下的美國對氣候問題不屑一顧,中國將大力減排。“這肯定已對空氣質量產生了重大影響,這也將對未來的煤炭生產有重大影響,”綠色和平組織駐北京的能源分析師柳力(Lauri Myllyvirta)說。“有一個要在更大範圍內實施這些政策的計劃,”他接下來說,並補充道,取得現有的成就“下了很大的決心”。

雖然中國的家庭和小商戶的煤耗僅佔總煤耗的6%左右,但這些零散用戶不像主要是政府發電廠等更大的煤炭用戶那樣,沒有使用清潔系統。這意味著,減少家庭和商戶的煤炭用量對減少與煤炭有關的排放有不成比例的巨大影響。“散戶的污染排放量非常高,因此而言,(限制散戶用煤對減少)空氣污染的好處要大得多,”總部在巴黎的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天然氣、煤炭和電力市場部門負責人彼得·弗雷澤(Peter Fraser)在採訪中說。

中國去年3月宣布的計劃在去年8月得到了加強,計劃雖然顯示了中央集權的力量,但也顯示了北京下指令這種官僚主義做法的缺點。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把人們在社交媒體上發的數千個抱怨供暖問題的帖子在地圖標誌出來。有一張照片在被審查者刪掉之前曾在網上廣為流傳,這張照片顯示,在位於北京西南的河北省某地一所學校裡,學生們在室外的陽光下上課,因為教室裡的暖氣不工作。

喬李鎮的一個農民正在用燒煤的加熱設備釀製烈性酒白酒。
喬李鎮的一個農民正在用燒煤的加熱設備釀製烈性酒白酒。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公眾的抗議如此強烈,以致於政府採取了不同尋常的措施,撤銷了一項政令,並在一定程度上放寬了限制,允許供暖出了問題的地方恢復使用煤炭。在北京,當局不得不(至少暫時地)放棄了大力提倡的停止所有市政用煤的政策,重新啟動了東南郊區的一個燃煤發電廠。北京周邊的河北省也把全面淘汰煤炭的過渡推遲到2020年。能源諮詢公司伍德馬肯茲(Wood Mackenzie)研究中國的黃妙如(音)說,中國今年冬季煤改氣的努力受到許多因素的影響。過分熱心的地方官員急於取悅他們的中央上級,或害怕讓上級失望;他們與私人能源公司合作,改造了大批住房的煤爐,遠遠超過了天然氣的供應能力。(據總部設在紐約的諮詢公司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的一份報告,中國全國范圍內的天然氣需求在2017年激增了16%。)

儘管遇到障礙,但黃妙如和其他人都沒有表示他們預計政府會改變其減少煤炭使用的目標,過去幾十年的工業化優先於環境的發展主要靠煤炭。上個月,中國環境保護部宣布了在2020年前進一步減少污染的計劃。公眾對這些變化的支持程度令人吃驚,環境政策事關幾乎所有中國人關心的問題,人們擔心令人窒息的污染會給健康和生活質量造成的影響。即使在煤炭之鄉,禁煤令也受到了歡迎。位於太原的中國煤炭博物館對這種資源贊不絕口,在對參觀者播放的介紹片中宣布,“我們應該珍惜這個來之不易的寶藏。”

78歲的劉世清(音)用煤改電來為他的家供暖。 許多居民抱怨說,電力和天然氣等替代品的價格遠高於煤炭。78歲的劉世清(音)用煤改電來為他的家供暖。許多居民抱怨說,電力和天然氣等替代品的價格遠高於煤炭。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
儘管如此,山西省去年關閉了27個煤礦。太原還禁止了個人或小型企業銷售、運輸或使用煤炭。在四周環繞著果園和田野的小村莊喬李,輸送天然氣的黃色管道在舊磚房之間蜿蜒,把天氣輸送到地方政府為當地居民免費安裝的燃氣取暖設備。該村位於有440萬人口的工業城市臨汾的郊區,臨汾曾是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之一,這是由於鋼鐵和其他工業在無人監管的情況下,工廠為了靠近燃料產地,大批搬到這裡的結果。就像中國東北的大部分地區一樣,就連這個地區也在霧霾問題上得到了不同尋常地的緩解。

退休人員李立虎(音)住在一個院子裡的一座二層公寓樓上,他把煤改氣的做法稱為中國進步的標誌。他說,當地人對空氣污染緩解的歡迎程度不亞於北京居民。僅僅在一年前,北京的霧霾還是一種國家恥辱。據綠色和平組織的柳力表示,山西省的污染——以PM2.5(即尺度被認為特別有害的顆粒物)的濃度為計——在2017年的最後三個月裡與上年同期相比降低了20%,這是在改造燃煤鍋爐的行動開始之後。在北京,同期的降幅接近54%。當然,也有許多山西居民抱怨說,用燃氣爐或電爐取暖讓現在的取暖費高了不少。他們在抱怨時,還常常在室內穿著冬天的外套,戴著帽子和圍巾。

煤爐被扔在喬李鎮的空地上。 這個景像是中國為擺脫對煤炭的依賴、清理被霧霾籠罩的天空而採取的努力的證明。
煤爐被扔在喬李鎮的空地上。這個景像是中國為擺脫對煤炭的依賴、清理被霧霾籠罩的天空而採取的努力的證明。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對一些人來說,費用高到了讓人承受不起的程度。據一位店主說,她家現在每月取暖要花掉差不多2500元人民幣(相當於400美元)。山西省是中國最貧窮的省份之一,平均收入約為4000元人民幣(相當於650美元)。李立虎說,作為一名退休人員,他得到當地政府的補貼。“只要政府繼續提供補貼,就沒問題,”他說,他手裡提著一袋雞爪,那是他的午餐。“如果他們明年不發補貼了,沒人能用得起天然氣來取暖。”

儘管如今在喬李煤碳基本上是違禁品,但一些居民仍在使用煤炭。他們聲稱,在本月即將到來的春節之前,當地政府放鬆了限制。“你們不會告發我們吧?”一位村民問道,他正在自己住的、關著大門的院子裡卸煤塊。他的妻子高高興興地給記者演示瞭如何用煤燒炕,“炕”是中國北方家庭具有傳統特色的睡覺平台。然後,他要求記者在提到他時只說他姓張,因為他擔心不使用新安裝的燃氣爐取暖會遭到當局的報復。至少已經發生了兩起該省居民因燃燒或出售煤炭被拘留的案件,表明當局在認真執行這些政令。

與大多數被禁的東西一樣,一個黑市已經在興起。張先生在村子外面的一排看似廢棄的作坊裡買到了煤。一名正在這個臨時市場裡清掃煤渣的婦女,憤怒地趕走了出現在面前的三名記者,拒絕回答問題。“政府仍非常熱衷於清理能源市場,”伍德馬肯茲的分析師黃妙如說​​,“但我們認為,由於今年冬天出現的問題,他們將來會採取更漸進的方法。”

歡迎在Twitter上關注本文作者Steven Lee Myers @stevenleemyers。Keith Bradsher自巴黎對本文有報導貢獻。Olivia Mitchell Ryan對本文有研究貢獻。

转载请注明:美国海外电视网 usocctn.com » 廣西頻發煤氣中毒事件上百人死亡 /中國煤改氣政策導致居民供暖危機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