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总编休假,4月7日恢复运行。请大家见谅!

朝鮮的“口紅外交”/ 朝鮮的笑容與美國副總統的冷漠

评论天下 77℃ 0评论

金素姬

ALEXIS JANG
韓國首爾——本月,當朝鮮的22名奧運選手在平昌參加比賽時,他們不會孤單:屆時將有230名年輕朝鮮女性陪同他們前來,她們的身高至少達到5英尺3英寸(合1.6米),被國家認定為“美麗”。西方媒體把這些女性稱為“美人軍”。在韓國,她們往往被稱為“美女啦啦隊”。實際上,她們大部分都是出身平壤上層家庭的學生,因為對黨的忠誠以及她們的音樂天賦和外表被挑選出來。在某些特殊場合,如果朝鮮政權想向世界展示它最好的一面——或者最漂亮的臉蛋——就會把這些人派往海外。用年輕漂亮的女性來代表朝鮮並不是什麼新的做法。除了啦啦隊之外,還有由金正恩親自挑選的全女子音樂組合牡丹峰(Moranbong)樂隊。朝鮮國營的海外餐廳主要是用來籌集外國現金的,顧客光臨這些餐廳往往不是為了食物,更多是貪圖接受年輕朝鮮女侍者服務的新鮮感,到了晚上,她們還會表演歌舞。對於這個政權來說,美貌只不過是一項不足為奇的資產,公民有義務代表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去使用它。更令人不安的是,外部世界,特別是韓國,欣然接受了這些由國家公然鼓吹的性別歧視。事實上,朝鮮的啦啦隊只是因為韓國才受到國際關注。
2006年,韓國時任總統金大中(Kim Dae-jung)在釜山大學(Pusan University)演講時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2002年釜山亞運會上,釜山市長擔心觀眾太少,提出能不能把朝鮮運動員的參與作為吸引關注的策略。金大中更進了一步,他派一名特使拜訪朝鮮領導人金正日(Kim Jong-il),要求他不僅派出運動員,還要派出歡呼的觀眾。“啦啦隊員一定要是美女,” 金大中說。金正日同意了,送來了288位這樣的女人。最後金大中總結了結果多麼理想:姑娘們很漂亮,比賽成功了,釜山賺了錢,學生們爆發出熱烈的掌聲。韓國人對朝鮮啦啦隊的迷戀是他們對朝鮮婦女普遍態度的延伸:韓國人認為,她們的天真之中充滿異國情調,神秘而又迷人。在過去的訪問中,韓國媒體對女性的“ 純潔無暇之美 ”贊不絕口,彷彿她們是來自山間農場的女孩,而不是來自朝鮮首都的精英。整形手術是韓國最大的產業之一,與之相比,這些朝鮮女人被奉為朝鮮半島自然美的代表——儘管朝鮮權貴階層也經常進行整容手術。
週三,在啦啦隊到來後的幾個小時裡,她們的照片已經開始出現在韓國的新聞上。但有跡象表明,朝鮮的口紅外交並不像以前那樣有效。自啦啦隊上一次於2005年訪問韓國以來,已經過去了13年的時間,她們的一些異國情調已經磨滅。如今,有超過三萬名脫北者居住在韓國,他們也有助於消除一些神秘感。與此同時,一些電視真人秀以被稱為“美女脫北者”的朝鮮女性為主角,講述她們在朝鮮的所有生活,或是讓她們參與《單身漢》(The Bachelor)式的尋愛節目,這都令人們不再感到朝鮮是一個充滿天真無邪的人的國度。年輕一代的韓國人不僅有了更多了解朝鮮的機會,而且日益厭倦了啦啦隊所代表的朝韓兩國聯合政治宣傳。他們也更加關注性別歧視的跡象:例如,韓國女子冰球隊——而不是男子冰球隊——在最後時刻被迫重組自己的陣容,將12名朝鮮球員納入其中,為了政治目的而犧牲韓國球員的夢想,這令韓國年輕人感到憤慨。2016年10月,這一代韓國人就已經有了自己的“#我也是”(#MeToo)版本,遠在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第一個故事曝光整整一年前。然而,至少從公眾對牡丹峰樂團前領唱玄松月(Hyun Song-wol)訪韓的反應來看,這位年輕漂亮、出身平壤良好家庭的女人完全不用擔心。1月21日,玄松月作為朝鮮代表團成員抵達首爾,做了為期兩天的訪問。本月,她第二次來到首爾。圍繞她的訪問掀起了興奮的浪潮,以至於媒體創造了“ 玄松月綜合徵 ”一詞。大多數報導都對她的外貌進行了詳細的分析:狐皮披肩、黑色大衣、“ 熾烈的目光 ”、“ 令人難忘的微笑 ”。新聞節目裡給了她無數面部特寫。或許是因為她幾乎沒有說什麼話。或許是因為她只是被她的國家特意挑選出來,在外國攝影機面前擺姿勢,看上去既令人愉快,又分散了整個世界的注意力——不管奧運會開幕式上,兩國運動員舉著一面旗幟入場的畫面有多美,僅僅五個月前,朝鮮還進行了第六次核試驗。

金素姬(Suki Kim )著有《沒有您,就沒有我們》(Without You, There Is No Us.)一書。翻譯:晉其角

“朝鮮伊万卡”的笑容與美國副總統的冷漠  MOTOKO RICH, CHOE SANG-HUN

金與正(中),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妹妹;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右),攝於週五韓國平昌冬季奧運會開幕式。
金與正(中),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妹妹;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右),攝於週五韓國平昌冬季奧運會開幕式。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韓國平昌——當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決定派遣大型代表團參加本月在韓國舉行的冬季奧運會時,全世界都擔心他可能會搶去風頭。如果他確有這樣的意圖,那麼他可以說派出了最好的使者:他唯一的妹妹金與正(Kim Yo-jong)。韓國的新聞媒體當即送了她一個綽號“朝鮮的伊万卡”,認為她的影響力堪與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對其父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影響力相提並論。伊万卡·特朗普和父親一起旅行期間總會被媒體圍繞,金與正訪問首爾和奧運會主辦地平昌的三天期間也是如此。她已於週日晚乘坐飛機返回朝鮮。在公開場合,金與正臉上總是閃爍著猜不透的笑容,她未發一言,便已在外交姿態的博弈中勝過了特朗普派遣的奧運特使——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彭斯帶來的只有舊信息:美國將繼續加強“最大限度的製裁”,直到朝鮮拆除其核武庫;而金與正傳遞了和解信息,以及她的哥哥出其不意地邀請韓國總統文在寅(Moon Jae-in)訪問朝鮮首都平壤的消息。金與正每次亮相總會引起關注——她出席了開幕式、朝韓女子冰球聯隊的奧運會首賽,以及朝鮮的一個藝術團在首爾的表演。但是彭斯沒有出現的場合才令他激起最大反響:最刻意的一次是他缺席了開幕式前文在寅舉行的晚宴。這意味著他避免了與朝鮮代表團,包括其名義上的國家元首金永南(Kim Yong-nam)見面。當朝韓兩國奧運代表隊在周五晚上一起進入體育場時,受到了觀眾們熱烈的起立鼓掌歡迎,而彭斯仍然坐著,批評者說他不尊重運動員和東道主文在寅。彭斯的舉止“令美國看上去好像正在脫離其盟友,並在積極破壞朝韓改善關係的努力,因而正中朝鮮下懷,”曾在國務院專門研究朝韓問題的前外交官大場敏太郎(Mintaro Oba)說道,目前他在華盛頓擔任演講撰稿人。另一方面,大場敏太郎說,金與正“是朝鮮魅力攻勢的箭頭人物,效果非常好”。韓國事務分析人士表示,彭斯錯過了一個機會。“我認為如果彭斯夫婦對朝韓聯合代表隊共同進入體育場的努力表示讚賞,對於無核化對話將會非常有幫助,”康涅狄格大學(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歷史系教授亞歷克西斯·杜登(Alexis Dudden)說。“這樣不會削弱美國的立場。”她補充說當聯合代表隊入場時,他和彭斯夫人沒有起立這可以說為美國的霸凌型外交再創新低。”一篇週六晚發自彭斯從平昌飛往阿拉斯加飛機上的聯合報導寫道,一位高級政府官員稱副總統與其說是在試圖避開朝鮮人,不如說是在試圖無視他們。

開幕式上的朝韓聯合代表隊。
開幕式上的朝韓聯合代表隊。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彭斯的做法也有支持者,“我想,美國的強硬派認為他做得很好,”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韓國研究所所長康燦雄(David C. Kang)說。奧運期間,文在寅不能錯過同金與正一起“給緊張局勢降溫”的機會,但她的閃電公關攻勢可能會令韓國總統遭到“他拜倒在魅力攻勢之下”的批評,康燦雄說道。週日在首爾市中心的一次抗議活動中,幾百名抗議朝鮮的示威者揮舞著韓國和美國國旗聚集在一起,喊出譴責金正恩的口號。55歲的楊善宇(Yang Sun-woo,音)說:“恐怕很多韓國人被金與正的來訪所迷惑。”“非常不幸的是,當韓國和朝鮮在意識形態上仍然存在矛盾的同時,平昌奧運會正在淪為平壤奧運會,”楊說,他拿著一個模型人頭,上面繪著朝鮮領導人沾滿血蹟的面孔。

金與正據信現年30歲,她是赴韓旅行的自然之選。由於同金正恩有著共同血統,她的影響力無可爭議。週日晚上在首爾舉行的音樂會上,金與正坐在文在寅身邊等待入場時,韓國畫廊協會會長、61歲的李化益(Lee Hwa-ik,音)說,金與正“好像是一個我們可以在個人的層面、在人對人的層面去親近的人”。其他人則表示,令他們感到震驚的是,金與正可能會麻痺韓國人或者其他人,令他們忘記金正恩政權的鎮壓行為和侵犯人權的行為。“這是金氏家族的面孔,當數万人因為他們而死的時候,這個家族根本不會有絲毫退縮,”一位Twitter用戶寫道。“我看到傲慢和冷酷,這是從生長在自由社會中的人臉上無法找到的。”

Amy Qin、Su-hyun Lee自韓國首爾對本文有報導貢獻。紐約時報中文網

转载请注明:美国海外电视网 usocctn.com » 朝鮮的“口紅外交”/ 朝鮮的笑容與美國副總統的冷漠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